公司新聞
行業動態
金融形式
政策法規
   站內搜索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詳細內容
 
金改突破疏通金融“毛細血管” 激活民間資本
發布日期:2013年5月29日  瀏覽次數: 1335
 

改革是最大的紅利。經過三十餘年的高速增長,中國經濟已行至關鍵節點,經濟結構亟須升級轉型,經濟增長亟需尋求新的動力。

  開弓沒有回頭箭。如果說啟動新一輪改革已成為共識,那麽,改什麽、怎麽改,發力點何在?這不但關係到中國經濟未來走向,也關係到改革紅利能否如預期釋放。為此,本報組織聚焦改革係列報道,從激活民間資本、公共產品供應和定價以及破解養老難題等角度,為讀者探尋相關改革的思路以及可能帶來的影響。

    小微金融身板難挑大梁

  一邊是民間資本缺乏出路,另一邊是民營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資金荒問題難解。目前,浙江、四川等地正在試驗一種第三方介入的新擔保模式,盤活民間資本,向實體經濟輸血。同時,近期溫州一批融資再擔保中心、商業保利公司、中小企業票據服務公司等非銀行金融機構集中掛牌,試圖打破小微企業的融資困局。

  不過,金融領域向民資開放的改革能否出現具有普適意義的範本仍存爭議。據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小微企業借貸的草根金融生態圈結構脆弱,企業間互相擔保鏈條風險加劇,銀行收貸、惜貸使企業資金荒延續。另一方麵,風生水起的小額貸款市場盡管創新產品層出不窮,但受標準缺失和小貸公司逐利性局限等因素製約,原本應是金融毛細血管的小微金融多了一些類似商業銀行的硬度

  業內人士分析,以金融改革為核心的頂層設計是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的關鍵,隻有放鬆監管,為小型金融組織機構的發展開拓空間,給予民間資本合法化地位,才能真正疏通小微金融毛細血管

    嚐試第三方模式

    一直以來,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的願望從未停止。目前浙江一些地區的私人錢莊正嚐試一種新擔保模式,它們將資金投向以銀行存單、房產做質押、抵押的履約擔保業務。如果企業的貸款需求無法從銀行渠道得到充分滿足,私人錢莊便會作為第三方,向銀行提供民間的銀行存單和房產進行質押、抵押擔保,幫助企業獲取一部分銀行資金。通常,民間借貸月利率為1%-1.5%,而這種新型的擔保模式有助於使閑置的民間資本順利轉化為小微企業發展所需資金。

    事實上,此類履約擔保業務在溫州並非首創。溫州方興擔保公司董事長、新中國第一家私人錢莊創始人方培林在2006年就嚐試推出房地產抵押履約擔保銀行存單質押履約擔保兩項短期擔保業務。這種業務充分利用當地市場經濟發達、民間資本充裕的條件,引入第三方,嫁接銀行傳統的房產抵押貸款和存單質押貸款業務。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溫州嚐試的新擔保模式的特點是能充分利用固定資產抵押後的剩餘空間。方培林表示,多數銀行隻會按照企業抵押資產評估值的70%發放貸款,但由於房價上漲,房產價值的剩餘空間至少在40%以上,也可以用於貸款擔保,履約擔保業務建立在這種剩餘空間的基礎上。

    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表示,履約擔保業務通過擔保公司、小貸公司等機構操作房產的二次抵押,有利於盤活民間資本。目前溫州市政府比較鼓勵民間金融參與房產二次抵押,其他地方也開始效仿這種模式。不過,如果利用的是居民手中房契或存單,還是存在一定風險,法律上可能存在空白。

    熟悉擔保法法律條文的廣東律師顧萍表示,在這種有第三方介入的擔保模式中,由於資金出借者是銀行,借入者是企業,再加上擔保的支持,借款本身在合法範圍內。但現在私人錢莊等民間金融機構可能涉及高利貸,其擔保業務的合法性就會受到質疑。

    一位在銀行係統工作的人士分析說:抵押履約擔保最終還是要看資產價值是否會出現變動。如果房價下跌,會給銀行帶來回款壓力,也會加劇金融係統風險。銀行需要保證風險控製,對這種業務是很謹慎的,門檻相對也會更高。如果私人錢莊承擔了擔保性質的業務,需要持有正規擔保機構的牌照,否則很難得到監管部門的認可。

    此外,四川也開始出現民間借貸的第三方模式,一些地方完全通過中介機構來完成民間借貸的過程,而不像溫州那樣介入銀行借貸過程。在四川,一批為資金雙方提供信息、撮合交易並引入第三方擔保公司的中介服務機構陸續出現。此類機構接受來自融資方與投資方的委托,為他們尋找合適的對象,並派出專業團隊對融資方進行深度考查,識別其還貸風險。

    在民營企業資金荒的同時,民間金融機構自身也麵臨不少難題。據上述銀行係統人士透露,目前溫州一些企業的資金陷在房地產行業中,而新國五條及地方細則出台後,房地產業的泡沫被進一步擠出,企業資金流緊張。浙江大部分企業負債率較高,如果資金鏈條斷裂,將產生聯動效應,這也令一些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的信心不足。

    小微企業融資仍處困境

    小微企業深陷資金荒是目前小微金融生態直接寫照。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巴曙鬆牽頭撰寫的《小微企業融資發展報告》指出,去年全國90%的小型企業和95%的微型企業沒有與金融機構發生任何借貸關係。

    在業內人士看來,該報告真實地反映了目前小微企業的融資困境。經濟形勢不好,銀行的風險控製就會更嚴格。很多小微企業沒有抵押品,同時財務虧損,光伏、煤炭等行業受到的限製更多。一位在大型國有商業銀行負責信貸業務的人士透露,從去年開始,銀行小微金融的利潤空間越來越小,同時,整個貸款市場的壓力較大,很多大企業的貸款不少,銀行被套牢,為了防止壞賬率上升,因此銀行不得不為大企業提供滾動貸款,防止資金鏈出現問題,對小企業的支持自然就少了。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場研究室主任楊濤認為,目前地方銀行在發展過程中出現了一些扭曲,無論是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還是村鎮銀行,均有做大做強的衝動,對紮根地方、服務地方的金融服務顯得相對不足。綜合來看,整個企業部門的負債率較高,現在經常說企業部門要去杠杆化,而小微企業在企業部門中更加脆弱,問題也更突出。

    在浙江,互保一度是企業獲得融資的普遍方式。去年溫州民間借貸危機爆發後,盤根錯節的互保圈危機顯現。盡管企業試圖通過降低擔保規模或用其他資金還清貸款的方式解除原有的擔保圈,但在資金普遍緊缺的現實下,擔保鏈條風險的化解並非易事。

    浙江嘉興某金融擔保公司業務經理林生說:企業互保已操作了很長時間,由此融來的資金已進入企業日常運營,且額度都不小。以前企業經營沒問題時,互保鏈條不會出事,但現在銀行覺得這種互保貸款風險太大,抽回貸款,導致企業現金流斷裂。銀行和企業的共同利益不明晰,銀行在考慮風險控製或資金缺乏時就對中小企業止貸、惜貸,無疑加速了一批小微企業破產。

    小型金融機構原本旨在填補銀行信貸盲區,擔綱滲透實體經濟的金融毛細血管,卻因高利率、高門檻、借貸混亂等問題,難以真正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現在明文規定小額貸款公司的利率不得高於銀行基準利率的4倍,也就是年利率24%,但仍有小貸公司以收取谘詢費等方式繞開這一規定。現實中存在大量不規範的金融機構,損害了小微金融的行業形象,企業不敢同小貸公司有瓜葛。林生表示,民間金融機構不能向社會公眾吸儲,貸款資金除注冊資本金外,隻能來源於信托等機構,資金成本遠高於銀行,自然會使借款的企業承受更大的資金成本壓力。

    期待金融改革突破

    在小微企業資金困境難解之際,大量民間資本仍處於觀望狀態,構成企業融資難與資本出路難的雙難局麵。

    周德文表示,近期溫州針對小微金融的機構紮堆設立,但小微企業融資難與民間資本出路難的雙難困境並未就此打破,小型金融機構在小微企業生態圈中發揮的作用甚微。以溫州地區為例,目前來看,旨在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溫州金融改革試點尚未出現具備示範意義的樣本項目,改革存在滯緩的跡象。

    “小貸公司、村鎮銀行目前仍處於試點階段,數量還是比較少,與廣大中小企業的數量相比,仍是杯水車薪,這是民間金融機構難以發揮作用的因素之一。周德文坦言,民間資本參與設立金融機構遭遇玻璃門彈簧門問題。民間資本在參與村鎮銀行設立時遇到製度瓶頸,導致資金仍難以盤活,無法觸及小微企業融資難的根本。溫州金改還沒能突破現有金融體製框架,各方盡管都強調利率市場化條件基本具備,但目前改革尚未能在這方麵取得真正突破。

    業內人士表示,盡管各地出台了一係列鼓勵民間投資的政策,但由於許多投資項目周期長、利潤率低,民間資本參與的積極性不高,民間投資的動能依然偏弱。據中信建投研報分析,今年1-3月,全國民間固定資產投資36763億元,同比名義增長24.1%,較12月回落0.5個百分點;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為63.3%,較1-2月份提高1.9 個百分點。

    進一步放開民間資本、疏通民間金融渠道已被業界視為破解小微金融困局的關鍵。以村鎮銀行為例,盡管在溫州金改的推動下,不少民間資本積極參與信貸融資領域,但根據相關法規,村鎮銀行必須由金融機構作為發起人,主要發起人必須是國有商業銀行,對民間資本話語權的限製令不少民間資本缺乏投資的意願。

    熟悉民間金融的專家認為,以民間資本為主導的村鎮銀行、小貸公司是疏通金融毛細血管的重要保障。周德文表示,要解決融資難,首先需要堅定不移地推進金融改革,打破金融壟斷,允許大量民間資本籌建為中小企業和小微企業服務的小型金融機構,同時,通過利率市場化使金融機構充分競爭。政府應引導和鼓勵更多機構進行民間借貸,將民間資本納入規範、合法的渠道。還應加強對民間借貸的監管,保證其合法經營,建立與當前民營經濟發展相適應的民間金融體係。

    廣東金融學院院長陸磊認為,溫州金改主要探索一些準金融組織的資本如何安全、審慎、有序地進入金融領域。這部分資本進入金融係統出現了一定風險,需要各方思考如何從簡單的管製型金融體係轉變為市場型金融體係。農村小額貸款模式希望走社區銀行模式,但實際上更多關注小農,農戶跨區域勞動力流動與農村金融本土化的目標出現不一致,這就需要考慮金融資源的最終配置問題。

    周德文透露,今年溫州金改將會有很大進展,溫州將出現一兩家真正的民營銀行,激發民間資本參與設立金融機構的積極性。同時,民間借貸法製化進程將邁出重要一步,據悉,關於浙江民間借貸的管理條例有望在今年10月出爐。此外,溫州會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試點,今年會有所突破。所有的突破都將圍繞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也將圍繞民間資本進入實體經濟、更好地支持實體經濟。

    此外,創新直接融資渠道也是改善小微金融生態圈的重要方式。在楊濤看來,通過利用創業板、投資基金、風險投資機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構建相對多元化的金融支持體係,進而滿足中小企業的金融需求。保險、擔保、信用增級等機製也將為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提供外部保障,起到風險分散、風險分擔的作用。

    專家:

    創新金融體製助力小微企業融資

    針對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場研究室主任楊濤表示,需要構建多元化金融支持體係,滿足小微企業融資需求,同時完善保險、擔保、信用增級等機製保障,財稅等配套政策也需給予支持。溫州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周德文表示,加快發展小額貸款公司,將更多資本尤其民間資本納入金融體係,有助解決小微企業融資渠道狹窄問題。

    中國證券報:有研究報告指出,超過90%的小企業無緣金融機構貸款。怎麽看待這一結論?

    楊濤:對於該研究報告,從區域分析看,東部地區中小企業在抽樣中的數量非常大。盡管很多中小企業在政策引導下得到了信貸支持,但新設的小企業可能沒有獲得貸款的能力。另一方麵,近幾年國內影子銀行發展迅速,金融創新產品陸續出爐,小企業既可以通過民間借貸獲取資金,還可以借助資本市場的集合債券、集合信托、私募債獲得資金。

    周德文:2011年,全國工商聯針對全國15個省市進行了調研,結果也顯示90%的中小企業、95%的小微企業無緣銀行貸款。目前小微企業的融資狀況依然嚴峻,借貸危機依然存在。銀行機構仍主要為大中型企業服務,為小微企業服務的金融機構仍然缺失。

    中國證券報:一些地方已啟動金融改革試點,目前來看,試點對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收效甚微,原因何在?

    楊濤:爭取小貸公司發展成為村鎮銀行,使民間資本在村鎮銀行的發起人中占有更大比重,拓寬個人對外直接投資的渠道,這些是溫州金融改革試點的亮點。溫州金改更多的是起示範效應,形成自下而上的倒逼機製。解決融資難題最終需要一個自上而下的設計,同時可以實現資金價格自由化。

    周德文:溫州金改已實施一年,做了大量基礎工作,但很遺憾的是,去年一年金改不能令人滿意,原因在於現行的法律法規沒能為金改鬆綁。例如,民間資本進入金融領域遇到玻璃門彈簧門問題。同時,利率市場化未取得實質性突破,改革沒有觸及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根本問題。地方政府推進改革的勇氣不足,不敢大膽試驗,沒能在金融改革上取得重大突破。

    中國證券報:怎麽評價小貸公司等民間金融機構的作用?

    楊濤:從國際經驗看,對於小企業來說,間接融資的主要提供者肯定是小銀行、地方銀行,因為地方銀行可以利用一些軟信息控製小微企業融資風險。另一方麵,各種直接融資的創新必不可少,利用創業板、投資基金、風險投資機構、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等構建一個比較多元化的金融支持體係,滿足小微企業的金融需求。小微企業在融資時,考慮得更多的是資金可得性問題,這需要在政策上放開利率市場,支持服務地方的小銀行。

    周德文:小貸公司、村鎮銀行目前仍處於試點階段,從數量上仍難以滿足大量小微企業的資金需求。這些機構實際上是民間借貸的形式,利率非常高,給企業造成較大壓力。目前企業還是間接融資占的比例較高,很少有小微企業能夠通過股權和債券融資。投融資體製滯後,為小微企業融資發揮的作用有限。

    中國證券報:從根本上說,應如何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

    楊濤:除金融部門的支持外,政府還應在宏觀上進一步重視小微企業融資問題,通過間接的金融、財政支持手段扶持小微企業發展。其次,出台配套的財稅、金融政策。例如,減輕小微企業的稅務負擔,利用財政貼息等手段引導金融業加強對小微企業的支持。企業除了需要資金的直接支持之外,還需要大量的保險、擔保、信用增級機製。就一些家族企業而言,應增強對金融的認識、加強內部管理、提升信用等級,這些都有助於獲得借貸資金。

    周德文:首先,需不斷完善小微企業的信息,建立可靠、誠信的信息展示平台,保證銀行較為全麵地了解企業融資能力。其次,在政府的支持下,提升小微企業的信用。目前小微型企業融資渠道狹窄,需要不斷創新,拓寬融資渠道。各大商業銀行應進入小微貸領域,加快發展小額貸款公司。歸根到底,最需要的是金融體製方麵的創新。溫州金改努力創新小微企業融資模式,一旦形成樣本,值得全國借鑒。

    小額信貸製度支撐是關鍵

    中小企業融資難一直是世界性難題。從國外經驗看,一批活躍在社區與農村、資產規模小、運作靈活的小額信貸機構,在差異化戰略的運作下為中小企業提供了有效的金融支持。就我國小微金融而言,應鼓勵發展地方性小型信貸機構,構建支持小額信貸法規製度,完善小額金融的監管模式。

    社區銀行紮根地方

    社區銀行起源於美國,主要指一些資產規模較小、為經營區域內中小企業和居民家庭服務的地方性小型商業銀行。在美國銀行業,社區銀行是一種成熟的運作模式,能有效解決中小企業融資問題。

    社區銀行的競爭力在於其運作的差異化戰略,無論是客戶定位、地理定位還是產品定位,社區銀行均以特定區域的中小企業為基礎,通過提供零售服務服務地方經濟。地方中小企業存在龐大的融資需求,成為支撐社區銀行在金融市場競爭中保持生存優勢的重要支柱。

    社區銀行也獲得當地政府和居民的支持,保證社區銀行從當地吸收存款,同時將吸收的存款重新投放到該地區,保證本地金融小循環圈的良好運轉。從社區銀行的股權結構看,大部分社區銀行的控股方是當地投資者,這意味著銀行的盈利最終會回到地方,投資者既能獲利,也能同時關注所在社區及地方區域的發展。

    除紮根城市社區的小企業外,扶持農戶的小額信貸模式也為農村金融的發展起到了關鍵作用。在這方麵,孟加拉鄉村銀行的模式最為成功。作為小額貸款金融機構,孟加拉鄉村銀行瞄準的是基層農戶,為他們提供小額短期貸款,無須抵押和擔保人,以五人組成聯保提供擔保。業內人士表示,孟加拉鄉村銀行模式為中國農村金融體係建立普惠型小微金融機構提供了可借鑒的模式。

    充分發揮小型金融機構作用

    作為一個龐大的經濟體,我國要建立成熟的小額信貸發展模式、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題,無疑需要多元化的模式創新。如何成功借鑒西方發達經濟體的地方性銀行發展模式、發揮小型金融機構的作用,是解決小微金融難題的關鍵。

    以社區銀行為例,產權的明晰化極為重要,這要求銀行內部權力的分配和製衡,即明確出資人、經營管理者和其他利益相關人之間權利和責任的分配,公司化運作、產權清晰、投資主體多元是社區銀行成功的關鍵。從國外經驗看,社區銀行的產權組織形式一般是股份製,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法人結構保證了銀行能按照利潤最大化的目標實行商業化經營管理。

    另一方麵,監管主體的多元化滿足了小型金融機構信貸業務的靈活操作。許多發達國家建立了多元化、多層次的金融監管體係。例如,美國的金融監管體係由貨幣審計署、聯邦儲備銀行和聯邦儲備保險公司三個相互獨立的金融監管機構組成。

    業內人士分析,國內小型金融機構發展最迫切需要的並非資金,而是支持小額信貸貸款模式的製度和市場環境。有小額信貸之父的穆罕穆德·尤努斯曾表示,中國小額金融領域缺乏與小額貸款機構相應的法規製度,很多金融產業的改革可能會忽視弱勢群體,使金融體係難以為多數創業家提供有力的支撐。

 

 
地址:廣東佛山市順德區大良街道雲良路71號投資大廈11樓  郵政編碼:528300 粵ICP備13032976號-1
電話:0757-22622388(總機)  傳真:0757--22662211  E-mail:gdyingteng@163.com  廣東AG真人视讯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版權所有